远程教育 

人工智能技术赋能个性化学习
在线教育又一春 人工智能能
班班通 堂堂用课程资源
我国慕课数量已居世界第一,
教育部:适应终身学习开放大
未来学校的兴起、挑战及发展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印发《网络
大数据应靶向具体教育问题
农村远程教育小学初中数字资
安徽庐阳教育局开展长三角千
2016中国“互联网+教育
四川天全实施“六化”工程推
山东小学翻转课堂模式—把课
教育部出台《送教下乡培训指
关于公布2010年度南阳市
远教资源清理助手2.0
河南省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
河南省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
河南省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
河南省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
河南省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
河南省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
河南省教育厅关于做好201
关于开展2010年度南阳市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全面推动农
浅议远程教育工程对农村教学
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
河南省教育厅关于公布首批河
浅议远程教育工程对农村教学
光盘播放模式一的教学应用
IP接收软件无法接收数据请
模式三设备中投影机的技术指
远教工程常见问题六问六答
七种卫星接收卡的常见故障和
卫星数据接收软件的常见故障
卫星数据接收软件的常见故障
卫星数据接收软件的常见故障
为什么接收机显示信号强度为
河南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加强
远教视频资源和远教IP资源
14招帮你解决卫星接收系统
河南省教育厅关于做好200
宛城区农远工程项目学校IP
农村中小学远程教育接收系统
远教IP数据接收系统常见故
河南省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
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
转发《河南省教育厅关于开展
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
远程教育中教师角色的定位
远程教育三模式与自主探究教
河南省教育厅关于开展农村中
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学现
远教大耳朵恢复XP系统后出
南阳市宛城区教育体育局关于
河南省教育厅工程实施文件教
最新远程接收软件“大耳朵”
宛城区中小学新老名称对照表

  

 

未来学校的兴起、挑战及发展趋势——基于“互联网+”教育的学校结构性变革
2017年12月29日, 9:50 | administrator发布 | 阅读 171
【 字体: 】【打印此页】 【返回】【关闭】  
信息摘要 :
  信息来源:中国电化教育

未来学校是教育领域的研究热点,它倡导重新设计学校,通过空间、课程与技术的融合,探索“互联网+”背景下的学校结构性变革。该文梳理了学校的历史变迁,分析了国内外相关实践现状,提出未来学校的四个发展趋势:未来的学习空间将从“为集体授课而建”转向“为个性学习而建”;未来的学习方式将突破强调标准统一的传统教学秩序,允许不同学生用不同的时间学习不同的内容;未来的课程将根据真实问题设置主题,通过跨学科整合,加强知识学习向实践创新的迁移;未来的学校管理将采用弹性学制和扁平化的组织架构,不再拘泥于传统的年级和班级的管理体系,利用大数据提供精准的教育管理服务。

未来学校是教育领域最受关注的新话题,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信息技术对教育影响越来越大,慕课、微课、翻转课堂等一经问世就迅速遍及全球,“互联网+”教育给学校改革带来了许多新的可能;二是新的学校组织形态不断涌现,“无处不在的学习”“没有教室的学校”“一人一张课程表”等一线实践,都对学校运行的原有规则提出了新的挑战。毫无疑问,时代发展必然会催生出新的学校形态,一个全新的教育时代正在到来。但是,未来学校是什么模样?会发生哪些变化?有哪些新的趋势?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学校的历史变迁

学校是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系统化教育活动的专业机构。早期的学校带有浓厚的家族或家庭色彩。中国最早的学校称之为庠序之学,出现在夏商时期,教育的对象主要是贵族子弟,学习内容以文武、礼仪和乐舞为主,教师大多由政府官员、乐师或者巫师担任,目的就是为统治阶级培养合格人才。到西周时期,学校逐渐形成了比较完备的教育制度,建立了政教合一的官学体系,在人员、内容、形式上都有严格的规定,学校成为相对独立的组织机构,代表官方组织开展各种形式的教育活动。春秋战国时期,"学在官府"的局面被打破,私学开始出现,除孔子之外,还有老子、墨子等人创办的私学,涌现出许多学派,号称"九流十家"。随后,以传承儒家思想为核心,在家庭、宗族或乡村内部逐渐兴起了私塾教育,私塾成为儿童接受教育的主要途径。

19世纪中后期,人类开启了宏大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工业社会的生产方式改变了家庭组织结构,家庭的生产和教育功能被强制性地外移和社会化。1851年,第一部强制就学法在马萨诸塞州通过实施,孩子们开始走出家庭,走进学校。现代学校以其特有的集约化、标准化组织优势和专业高效的运行模式登上历史舞台。建立现代学校系统的目标就是:培养下一代,让他们能胜任工厂的工作。随着工业社会的不断深化,学校逐渐走向高度的标准化和统一化,强调通过规模扩张追求最大效益,所有学生按年龄进行分班、使用统一的教材、采用规范的教学流程、定期开展考试,达到标准的学生升入更高年级,并以此往复、循环不止。今天,我们熟悉的班级授课、学业制度、管理方式等都带有明显的工业时代烙印。由于过于追求标准化,学校更像是一家生产学生的教育工厂。

现代学校为工业大生产培养了大量合格人才,尽管难以照顾个性,却为人类社会从农业时代进入工业时代提供了重要的人力资源,切合了时代发展的需求。但是,当人类社会全面迈入信息时代,现代学校的组织优势正在退化,而劣势则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愈加凸显。尤其是把不一样的学生拉向统一标准的教育体系中加以培养,把不同的人最后培养成同样的人,造成了教育长期以来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培养的人没有个性,千校一面,千人一面。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已经不是标准驱动的工业时代,也不再强调以同样的方式生产同样的产品,大部分的社会价值都是由创新和联结带来的,简单重复的生产方式正在加速衰落。人们开始意识到,现行教育体系无法满足个性化、多样化、复杂化的学习需求,"规模化""个性化"的矛盾越来越突出,时代发展迫切需要对学校教育进行一场结构性变革。在这个不断变化和连接一切的世界,"互联网+"教育成为教育领域最具活力的创新因子,以慕课为代表,信息技术在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方面展示出强大力量。一旦新的技术手段与新的教育理念形成合力,未来学校将从"批量生产"模式走向"私人订制"模式,学生可以用他们最喜欢、最适合、最有效的方式进行学习,每一个学生都能享受到量身定制的教育服务。

二、未来学校的兴起及国内外实践探索

重新设计学校,应对未来社会的复杂挑战,已经成为国际共识。美国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以"未来学校"命名的学校,即费城未来学校(School of the Future)。该校于2003年筹建,2006年建成,由费城学区和微软共建,政府负担经费,微软提供学校设计理念、师生发展指引、信息化的课程体系以及技术支持。新加坡信息通讯发展管理局与教育部联合发起了为期十年的"智慧国2015"项目(Intelligent Nation 2015),其中包括”新加坡未来学校“计划(FutureSchools@Singapore),鼓励学校利用信息技术手段,扩大学校教学的内涵和外延,为学生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提升学习成效,以应对未来社会的挑战。此外,俄罗斯启动了“我们的新学校”计划,日本启动了”超级科学高中“计划,德国成立了”MINT创造未来“联盟等。在政府与社会各界的推动下,国外出现了一批极具想象力的未来学校案例,比如:瑞典的Vittra Telefonplan学校把传统教室变成各种开放式空间,被誉为一所"没有教室的学校";美国的AltSchool依赖信息技术深度参与,利用大数据技术快速响应教师的教学需求,为每个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学习方案;法国的Ecole 42学校没有课本、没有宿舍、没有教室,却通过线上线下混合学习培养出很多优秀的软件工程师。

近年来,我国教育界陆续开展了丰富多样的未来学校探索活动,具有代表性的有: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王素研究员及其团队于2013年启动"中国未来学校创新计划",成立未来学校实验室,以科学研究为基础,以培养创新人才为根本,利用信息化手段促进教育的结构性变革,推动空间、课程与技术的融合创新,为学校的整体创新提供理论引领和实践指导。该计划被教育部列入《2017年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教技厅[2017]2号),并得到各地中小学校的热烈响应和广泛支持,组建了覆盖全国的"中国未来学校联盟",包括深圳南山实验学校、成都七中初中学校、北京日坛中学实验学校、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等400多所联盟学校,并联合北京海淀区、深圳南山区、成都青羊区、广州荔湾区、天津和平区、大连金州区、宁波北仑区、杭州下城区等20个实验区进行未来学校试点工作。北京师范大学余胜泉教授及其团队依托未来教育高精尖创新中心,面向北京市基础教育领域师生未来教育发展的需要,研发基于大数据的智能教育公共服务平台,创新移动互联时代的教育公共服务模式,努力实现"全学习过程数据的采集;知识与能力结构的建模;学科优势的发现与增强;学习问题的诊断与改进",探索新的教育业务形态、治理方式和应用解决方案。

三、未来学校的理念内涵

严格讲,"未来学校"不是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它更像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教育话题,不同时代就会有不同的内涵。但是,随着越来越多人开始认可并使用这一概念,"未来学校"就成了一个具有独特意义的专有名词。"未来学校"概念的首次提出,应该上溯至杜威的著作《明日之学校》(Schools of Tomorrow),书中提及的葛雷学校、帕克学校、"村舍学校""森林小学校”等进步学校,都代表着杜威眼中的未来学校发展趋势。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化,尤其是"互联网+"教育的兴起,探索面向未来的新型学校形态成为新的研究热点。朱永新教授认为,未来学校将会变成学习中心,开学和毕业没有固定的时间,教师的来源和角色多样化,学生一人一张课程表,学习将是基于个人兴趣和解决问题需要的自发学习,是零存整取式的学习,是大规模的网络协作学习。余胜泉教授认为,互联网将推动出现一些从根本上进行重新设计的学校,学校将为学生提供更为灵活的课程安排、更适合学生的个体需求,而不是按照传统的学期或者固定的课程结构来组织。尚俊杰教授认为,未来学校建设有三层境界,先是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然后是技术支持下的学习方式变革,最终实现教育流程再造。

综合已有研究,我们认为,未来学校是指"互联网+"背景下的学校结构性变革,通过空间、课程与技术的融合,形成个性化的学习支持体系,为每一个学生提供私人定制的教育。这包括三个部分:一是学习场景相互融通,利用信息技术打破校园的围墙,把社会中一切有利的教育资源引入学校,学校的课程内容得到极大拓展,学生线上线下混合学习,整个世界都变成学生学习的平台;二是学习方式灵活多元,把知识学习与社会实践、社区服务、参观考察、研学旅行等结合起来,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融为一体;三是学校组织富有弹性,鼓励学生自主管理,增加家长和社区在学校决策中的参与度,根据学生的能力而非年龄来组织学习,利用大数据技术让学习支持和校务管理变得更加智慧,让学生站在教育的正中央。正如袁振国教授所说,未来的学校一定是尊重人、发展人的学校,挖掘每个学生与生俱来的天赋,更加注重学生的核心素养培养,让每个学生成为他自己。未来学校将把单纯传授知识的功能交给互联网,教育做只有教育才能做的事情:人和人的交流,情感和情感的沟通,生命和生命的对话,让学校成为点燃人的生命火焰、追求希望和理想的地方。

四、未来学校的现实挑战

(一)未来学校不是对现代学校的全盘否定

随着未来学校的兴起,有人把它视为解决传统教育弊端的万能灵药,彻底否定今日学校的优势与价值,似乎"未来的"全是好的,"现代的""传统的"全是错的。实际上,未来学校不是推倒重来,更不是横空出世,而是在传承的基础上不断完善。当下就是未来的从前,如果连传统学校和现代学校的优势与短板都不知道,那就更谈不上建设未来的学校。我们了解学校的过去,才能更好地理解学校的现在,更重要的是从历史和现在中发现学校的未来。这是一个连续渐进的过程,来不得"大跃进"。实际上,我们倡导的未来学校,里面既有杜威教育哲学的影子,也有陶行知强调教学做合一的方法论基础,更大力吸取了传统教育注重系统性教学的精髓。从这种意义上讲,未来学校是对传统学校的"改良",而非"革命",未来学校是在今日学校基础上往前走的一小步。

(二)未来学校不是纯粹的教育信息化

未来学校离不开信息化,但只有信息化也不是未来学校。近年来,我国教育信息化不断推进,多媒体教室、无纸化办公、数字化学习等得到广泛普及,信息技术被视为创建未来学校的关键组成要素。但是,未来学校绝不等于学校的信息化。作为一项系统性改革,未来学校建设涉及方方面面,包括学习方式、课程结构、组织形态等方面的变革,信息化是撬动这些变革的支点,但不是未来学校的全部,更不是未来学校的目的。未来学校的最终目的是构建一种新的教育生态,打破整齐划一的工业化教育形态,创造符合学生需求的个性化教育。与此同时,还有一种看法值得讨论,有人认为,只有"新技术",没有"乡土味",也不是未来学校。这表面看起来无懈可击,但却陷入了另一种误区,把信息技术与自然环境或传统教育资源对立起来。实际上,在数字原住民眼中,信息技术就是花草树木,就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存在。所以,我们既不要高估信息技术变革教育的作用,也不要低估信息技术引领学校创新的潜能。

(三)未来学校不是追求高端豪华的学校

随着教育投入的不断增加,学校可支配的财力物力显著提升,很多学校把未来学校建设的重点放在软硬件设施上,引入各种高端的教育装备,修建豪华的创客空间,不断刷新学校建设的奢华程度,甚至有地方把未来学校当作政绩工程,不惜重金打造豪华校园,忽略了课程体系创新、教学方式创新等软实力的增强,最终导致未来学校成了披着华丽外衣的教育工厂。实际上,如果教育理念不更新、教学方式不改变,仍然以工业流水线式的批量生产学生,即使硬件再高端、校园再气派,也不能算是未来学校。未来学校绝不是靠高端豪华的硬件设施就能体现出来,靠的是学校提供高质量教育的水平以及满足学生个性化需求的程度。盲目追求硬件建设,不仅是对未来学校的误解,更是对学校改革的亵渎。与气派的教学楼相比,学校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教育转型上,通过空间、课程、学习方式和组织管理方式的协同创新,最大限度地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学习需求,这才是未来学校的成败关键。

五、未来学校的发展趋势

杨宗凯教授指出,未来学校将通过信息技术促进教育流程再造,打破传统教育中标准化、流水线的生产方式,进行个性化和差异化的教学,解决长期以来困扰教育发展的"规模化""个性化"的矛盾。信息技术将逐渐隐身于教育的背后,以一种自然而然的方式影响教育,并贯穿于学校教育的每个环节,包括学习空间再造、学习方式变革、课程体系重构和组织管理转型。

(一)学习空间再造:灵活、智慧、可重组

学习空间与学校的育人功能直接相关。长期以来,学校的学习空间一直延续着工业时代的设计标准。最为常见的场景是:学校由一间间一模一样的教室组成,每间教室摆满整整齐齐的桌椅,学生规规矩矩地坐着听老师讲课。这种场景与工厂非常相似,教室就像工厂车间,教育过程则像工业流水线生产,这种标准化的教室就是为了满足标准化的教学。为了更好地支持个性化学习和多样化教学方式的开展,未来学校的学习空间将从"为集体授课而建"转向"为个性学习而建",并呈现出一些新的趋势:一是灵活,创新教室布局,配备可移动、易于变换的桌椅设施,支持教师开展多样化的教学活动;二是智慧,打造数字化学习社区,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搜集学生学习的过程信息,评估学生的学习特征与优势潜能,为每一位学生提供定制化的"学习体检表",帮助教师研制出个性化的学习方案;三是可重组,扩展学校的公共空间,打破固定功能的设计思维,促进学习区、活动区、休息区等空间资源的相互转化,把非正式学习纳入学校教育的重要议程,给学生提供更多的活动与交往空间,促进学生的社会性发展,弥合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之间的界限。

(二)学习方式变革:主动、深度、无边界

学习方式变革是未来学校的关键。传统的学习是固定的学生在固定的时间学习固定的内容,并试图让所有学生达到固定的标准;未来的学习将突破这种强调标准统一的教学秩序,允许不同的学生用不同的时间学习不同的内容,帮助他们达到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未来学习方式将呈现出新的趋势:一是主动学习,面向真实问题重组教学内容,采用主动的、探究式的、游戏化的学习方式,让学生在积极体验中学习知识、养成个性、培养能力;二是深度学习,学习不能停留于知识的了解和知晓层次,鼓励学生像科学家一样思考问题,像工程师一样解决问题,把鲜活的生活引入课堂,创设更多的动手机会,让学生用所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帮助他们掌握知识之间的深层次联系;三是无边界学习,挖掘外部社会一切有利的教育资源,突破校园的界限,学习既可以在教室,也可以在社区、科技馆和企业,甚至可以去不同城市游学,任何可以实现高质量学习的地方都是学校。

(三)课程体系重构:个性、联结、跨学科

现行的课程体系以分科为主,有利于系统知识的习得,但不利于完整知识结构的形成和综合思维能力的培养。随着课程的"知识化"倾向愈演愈烈,课程与生活的距离也逐渐拉大。杜威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只有在教育中,知识主要指一堆远离行动的信息,而在农民、水手、商人、医生和实验室研究人员的生活中,知识却从来不会远离行动。"未来的课程将根据生活中的真实问题设置主题,通过跨学科的课程整合,在不同学科领域之间建立联系,促进知识的活化,加强知识学习向实践创新的迁移。未来的课程将呈现新的趋势:一是个性,所有学生使用同样学习内容的局面将逐渐瓦解,学校依据国家课程标准,对教材内容进行优化和改造,彰显本土文化特色和学校价值主张,更好地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发展需要;二是联结,未来学校的课程将突破校园的限制,联结学生与自然、社会以及个体生活的联系,通过校内外课程资源的有效整合,课程的提供者不仅仅是教师,也可能是农民、医生、商人、工程师、运动员、社区工作人员等,任何有专长的人都可以成为教师。在信息技术的支持下,课程资源更加丰富,学生既可以选择线上课程,也可以选择线下课程,既可以选择本校的课程,也可以选择外校的课程;三是跨学科,加强各学科之间的融合,通过序列化的问题把各学科知识串联起来,形成一种更加全面、相互衔接、融汇贯通的课程结构,帮助学生形成更加完备的视角、思维和知识体系。

(四)组织管理转型:开放、民主、扁平化

当下学校管理存在过度的功利化、科层化、秩序化倾向,造成学校实践中"管理宰制教育"的管理主义盛行,学校管理本应具有的教育性遭到弱化乃至遮蔽。学校作为培养人的专业机构,管理本身也应该是一种教育,不适合的管理将会导致不完整的学生。未来的学校将更多采用弹性学制和扁平化的组织架构,不再拘泥于传统的年级和班级的管理体系,加强不同学段和不同年级之间的衔接,根据学生的个体需求提供私人订制的教育服务。一是开放,加强与外部社会的联系,推动学校与政府部门、科研机构、社区、家庭等开展跨界合作,利用一切有利的社会资源优化办学,完善学校治理结构,增加家长和社区在学校决策中的参与度,促使学校从封闭走向开放,学校与社会、家庭形成良性互动;二是民主,学校各项事务都应充分尊重学生,鼓励学生自主管理,培养学生成为有道德情操、国家意识和世界精神的健全公民,尤其对待学习困难学生和特殊儿童,要秉持公平理念,确保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三是扁平化,通过职能划分和机构重组,实现决策、执行和监督三个职能相对独立,精简管理层级,加强机构之间与机构内部的协调,学校组织构架将从纵向垂直模式转向多向交叉的互联模式。同时,利用大数据提供更加精准的教育管理服务,建立"用数据决策、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创新"的新型管理机制,提升学校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水平。

六、结束语

学校具有鲜明的时代性,每个时代的学校都带有那个时代的特征。从庠序到私塾,从古代官学到现代公立学校,无一不是时代变迁的产物。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全面到来,新的时代必然会塑造出新的学校形态,学习空间、学习方式、课程体系、组织管理等都会发生新的变化。尽管如此,教育的本质并不会因信息技术的介入而发生改变,教育传承文化、创新知识和培养人才的本质不会变,立德树人的根本目的也不会变。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教育需要改变,也需要坚守。学校既要主动对接时代需求,积极探索"互联网+"教育的变革路径,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全面深度融合。同时,还要坚守教育的本质,回归教育的本原,把更多的选择权交给学生,把更多的创造权交给老师,把更多的办学权交给学校,让未来学校真正成为学习的乐园,而非教育的工厂。

作者简介:曹培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员,博士,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区域教育信息化推进、教育信息化发展与政策、未来学校创新探索等。

项目基金:本文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所级部门项目“未来学校发展报告”(课题编号:GYH2016019)的研究成果。

来源:《中国电化教育》

【 字体: 】【打印此页】 【返回】【顶部】【关闭】  
主办单位:宛城区教育体育局  承办单位:宛城区教体局电教馆 
地址:南阳市建设中路626号 网站标识码4113020005 公安备案号41130002000123
版权所有: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教育体育局(2009-2018)豫ICP备11001098号 总流量:32477980次